古诗词网

当前位置: > 文言文名篇 > 初中文言文 > 正文
作者: 未知作者
陈遗至孝

原文

  吴郡 陈遗,家至孝。母好食铛底焦饭,遗作郡主簿,恒装一囊,每煮食,辄贮录焦饭,归以遗母①。后值孙恩贼出吴郡,袁府君即日便征②。遗已聚敛得数斗焦饭,未展 归家,遂带以从军③。战于沪渎,败,军人溃散,遁入山泽,无以为粮,有机馁而死者。遗独以焦饭得活,时人以为纯孝之报也。

译文

  吴郡 人陈遗,在家里非常孝顺。他母亲喜欢吃锅巴,陈遗在郡里做郡守的属官的时候,总是收拾好一个口袋,每逢煮饭,就把锅巴储存起来,等到回家,就带给母亲。后 来遇上孙恩贼兵侵入吴郡,内史袁山松马上要出兵征讨。这时陈遗已经积攒到几斗锅巴,来不及回家,便带着随军出征。双方在沪渎开战,袁山松打败了,军队溃 散,都逃跑到山林沼泽地带,没有吃的,多数人饿死了,唯独陈遗靠锅巴活了下来。当时人们认为这是对他纯厚的孝心的报答。   选自 《世说新语 德行》

注释

  至:很,十分。   恒:经常,常常。   辄:总是。   贮收:贮存,收藏。   遗:wèi,给,给予。   值:遇到,逢着。   敛:积攒   孙恩:字灵秀,晋安帝隆安三年,聚集数万人起义,攻克会嵇等郡,后来攻打临海郡时遭败,投水而死。   即日:当天,当日。   袁山松:时为吴郡太守,被孙恩军队杀害。   馁:饥。   未展:未及。   寓 意:   也许有人会说这只是一个偶然,但不可否认的是:陈遗在发生战争之前,确实是秉着他纯厚的孝心去储存锅巴的。因此可见,不论这是不是上天对他的恩泽,陈遗那一颗纯厚的孝心是无法取代的。
如需转载《陈遗至孝》请注明 → /wenyan/article_5075.html

古诗词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