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诗词网

当前位置: > 古文典籍 > 容斋随笔 > 正文
作者: 洪迈
容斋续笔·卷七

女子夜绩
【原文】
《汉·食货志》云:“冬,民既入①,妇人相从夜绩②,女工一月得四十五日③。”谓一月之中,又得半夜,为四十五日也。必④相从者,所以省费燎火⑤,同巧拙而合习俗也⑥。
《战国策》甘茂亡秦⑦出关,遇苏代曰:“江上之贫女,与富人女会绩⑧而无烛,处女相与语,欲去之。女曰,妾以无烛故,常先至扫室布席⑨,何爱⑩余明之照四壁者?幸以赐妾。”以是知三代之时,民风和厚勤朴如此,非独女子也,男子亦然。
《豳风》“昼尔于茅,宵尔索绹”,言昼日往取茅归,夜作绹索,以待时用也,夜者日之余,其为益多矣。

【注释】
①民既入:民众都待在家里。
②相从夜绩:聚集在一起,晚上一同纺麻织布。绩,把麻搓捻成线或绳。
③女工一月得四十五日:女子一个月可以做四十五天的活计。
④必:一定。
⑤所以:之所以是因为。省费燎火:节省灯火费用。
⑥同巧拙而合习俗也:相互取长补短,时间长了,便成为一种习俗。
⑦亡秦:逃离秦国。
⑧会绩:一同纺麻。
⑨扫室布席:打扫屋子,铺设席垫。
⑩爱:吝惜。
和厚:和睦淳厚。
《豳风》:经篇章,有一个系列,多反映人民的劳作场面。
茅:上山砍茅草。

【译文】
《汉书·食货志》上说:“到了冬天农闲时,老百姓都待在家中,妇女们聚集在一起,晚上纺麻织布,这样做一个月可做45天的活。”就是说,一个月中,每天又多出半夜,这样一个月就相当于四十五天。妇女们所以要聚集在一起,是为了节省灯火,相互取长补短,积久成俗。
《战国策》记载,甘茂逃离秦国,出了关中地区,遇见了苏代,就对苏代说:“江上的一个贫家女子和富家女子一起织布,自己却没有灯烛,一起织布的女子们一起商量,想赶走她。贫家女说:‘我因为没有灯,所以常常先到,打扫房屋,铺设坐席,你们何必吝啬照在四周墙壁上的余光呢?希望把多余的光亮赐给我。”从这可以知道夏、商、周三代时期,民风是如此的淳厚、朴素、勤劳。不但妇女如此,男子也是这样。
《诗经·豳风》中说:“昼尔于茅,宵尔索绹”,意思是指,白天男子上山采集茅草,晚上把茅草搓成绳子,以备冬日晚上用。夜晚作为白天的延续,它的好处很多啊。

建除十二辰
【原文】
建除十二辰,《史》、《汉》历书皆不载,《日者列传》但有“建除家以为不吉”一句。唯《淮南鸿烈解·天文训篇》云:“寅为建,卯为除,辰为满,巳为平,主生①;午为定,未为执,主陷;申为破,主衡;酉为危,主杓,戍为成,主少德;亥为收,主大德;子为开,主太岁;丑为闭,主太阴。”今《会元官历》,每月逢建、平、破、收日,皆不用,以建为月阳,破为月对,平、收随阴阳月递互为魁罡②也。《酉阳杂俎·梦篇》云:“《周礼》以日月星辰各占六梦,谓日有甲乙,月有建破。”今注无此语。《正义》曰:“按《堪舆》,问天老事③云:‘四月阳建于巳,破于亥,阴建于未,破于癸,是为阳破阴,阴破阳。’”今不知何出所载,但又以天干为破,未之前闻也。

【注释】
①主生:掌管生死。
②魁罡:指斗魁与天罡两颗星。
③问天老事:向天帝询问事情。

【译文】
与十二地支:子、丑、寅、卯、辰、巳、午、未、申、酉、戍、亥相配的建、除、满、平、定、执、破、危、成、收、开、闭十二辰,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中都没有记载,《史记·日者列传》中仅有“专门研究建除十二辰的人认为不吉利”这样一句话。只有《淮南鸿烈解·天文训篇》中说:“寅为建,卯为除,辰为满,巳为平,主管生;午为定,未为执,主管陷;申为破,主管衡;酉为危,主管杓;戍为成,主管少德;亥为收,主管大德;子为开,主管太岁;丑为闭,主管太阴。”现在宋朝的《会元官历》中,每月逢建、平、破、收这几天,都不用它们来与地支相配,用建为月阳,破为月对,平、收随阴阳月次递互为魁罡。《酉阳杂俎·梦篇》上说:“《周礼》用日、月、星、辰各算六梦的吉凶,说日有甲乙,月有建破。”现在的注释没有此话。《正义》上说:“按《堪舆》记载,黄帝向天老问事时说:“四月份阳建于巳,破于亥,阴建于未,破于癸,是指阳破阴,阴破阳。”现在不知道什么书上有记载,但是,另外又用天干为破,以前没有听说过。

俗语算数
【原文】
三三如①九,三四十二,二八十六,四四十六,三九二十七,四九三十六,六六三十六,五八四十,五九四十五,六九五十四,七九六十三,八九七十二,九九八十一,皆俗语算数,然《淮南子》中有之。三七二十一,苏秦说齐王之辞也②。《汉书·律历志》刘歆典领钟律,奏其辞③,亦云八八六十四。杜预④注《左传》,天子用八,云八八六十四人,又六六三十六人,四四十六人。如淳、孟康、晋灼注《汉志》,亦有二八十六,三四十二,六八四十八,八八六十四等语。

【注释】
①如:等于。
②说:游说。辞:言辞,话语。
③奏:上奏,陈说。
④杜预:字元凯,西晋杜陵人,著名的政治家和学者。他出身官宦世家,但由于受等人牵连,司马懿等人掌权时,一直未能出仕。司马昭上台后,极力拉拢杜预。杜预主持修订律法,给后世法律以很大影响。杜预政绩卓越,在文学上也有很高造诣,曾为《左传》作注。

【译文】
三三得九,三四一十二,二八一十六,四四一十六,三九二十七,四九三十六,六六三十六,五八四十,五九四十五,六九五十四,七九六十三,八九七十二,九九八十一,这些都是人们平时计算时用的口诀,但《淮南子》一书中也有记载。三七二十一,是纵横家苏秦游说齐王说过的话。而在《汉书·律历志》记载刘歆的典领钟律,向皇帝报告的时候,也说过八八六十四。著名学者、西晋大臣杜预在给《左传》作注解时也说,天子用八,是说八八六十四人,又云六六三十六人,四四一十六人。如淳、孟康、晋灼注释的《汉书·艺文志》,也有二八一十六,三四一十二,六八四十八,八八六十四等语。  

如需转载《容斋续笔·卷七》请注明 → /guwen/article_13989.html

古诗词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