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诗词网

当前位置: > 古文典籍 > 容斋随笔 > 正文
作者: 洪迈
容斋续笔·卷十五

帝王训俭
【原文】
帝王创业垂统,规以节俭,贻训子孙,必其继世象贤,而后可以循其教,不然,正足取侮笑耳。宋孝武大治宫室,坏高祖所居阴室,于其处起玉烛殿,与群臣观之,床头有土障,上挂葛灯笼、麻蝇拂。侍中袁觊因盛称高祖俭素之德,上不答,独曰:“田舍翁得此,已为过矣!”唐①于太宗陵寝宫,见梳箱一、柞木梳一、黑角篦一、草根刷子一,叹曰:“先帝亲正皇极,以致升平,随身服用,唯留此物。将欲传示子孙,永存节俭。”具以奏闻。明皇诣陵,至寝宫,问所留示者何在?力士捧跪上,上跪奉,肃敬如不可胜,曰:“夜光之珍,垂棘之璧,将何以愈此?”即使史官书之典册。是时,明皇履位未久,厉精为治,故见太宗故物而惕然有感。及侈心一动,穷天下之力不足以副其求,尚何有于此哉?宋孝武不足责也,若齐高帝、周武帝、陈高祖、隋文帝,皆有俭德,而东昏、天元、叔宝、炀帝之淫侈,浮于桀、纣,又不可以语此云。

【注释】
①高力士:高力士(684—762),唐潘州人(今广东省高州市城区),为冯盎之曾孙、冯智玳之孙、冯君衡之子,10岁时,其家因株连罪被抄,圣历初(698),岭南招讨使李千里进二阉儿,一为力士,为则天赏识,后因小过逐出宫,中人高延福收为养子,一年多后,则天又召力士入宫。景龙中(708),临淄王引为知己,景龙四年李隆基发动宫廷政变,杀韦皇后、安乐公主和武氏党羽,唐睿宗复位,立隆基为皇太子,力士参与谋划有功,擢升朝散大夫、内给事。

【译文】
帝王创立基业后,为了使江山牢固,世代相传,总要规劝子孙们过节俭的生活,给他们留下训诫。然而,只有他们的后人比较贤明时,才会遵从教诲。否则的话,仅仅是自取侮辱和嘲笑罢了。南朝宋孝武帝刘骏大兴土木,建造宫殿。他拆毁了宋高祖刘裕曾居住过的阴室,准备在这里新建玉烛殿。在他与群臣一起去观看时,只见高祖的床头有一道土障,上面挂的是葛条编的灯笼和用麻做的驱蝇掸子。侍中于是感叹称赞高祖的俭朴之德,孝武帝并不答话,只是自言自语地说:“种田的老头用这些东西,已经太过分了。”唐朝宦官高力士在太宗陵的寝宫中只见到梳箱一只、柞木梳子一把、黑角篦子一把、革根刷子一把,感叹说:“太宗皇帝亲手匡正了为帝王的准则,使得天下歌舞升平,而他自己随身所穿所用的,却只是这些东西。他是想以此传示子孙,告诫他们永保节俭之德啊!”高力士将这件事一五一十地向玄宗皇帝作了汇报。玄宗闻报,马上亲赴太宗陵,到寝宫问太宗所留下的东西在何处。高力士手捧这些东西跪着献给玄宗,玄宗跪拜接受,其肃敬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,并且说:“珍奇的夜光宝珠,垂棘的稀世美玉,难道能比这些更好吗?”玄宗当即命令史官记载于典册。当时刚刚继位不久,雄心勃勃,励精图治,因而见到太宗的遗物后感触良深。及至他的奢侈心一动,即使竭尽天下之财力人力也无法满足欲望,哪里还有一丁点儿对太宗遗物的印象?宋孝武帝不值得指责,至于像齐高帝、周武帝、陈高祖、隋文帝等,都有节俭的美德,可是他们的后代像东山侯萧宝卷、天元皇帝宇文赟、陈后主叔宝、等人的骄奢极欲,其程度超过了夏桀、商纣,对他们就不必提倡什么节俭之德了。

陈涉不可轻
【原文】
扬子①《法言》:“或问陈胜吴广,曰:‘乱。’曰:‘不若是则秦不亡。’曰:‘亡秦乎?恐秦未亡而先亡矣。’”李轨以为:“轻用其身,而要乎非命之运,不足为福先,适足以为祸始。”予谓不然。秦以无道毒天下,六王皆万乘之国,相踵灭亡,岂无孝子慈孙、故家遗俗?皆奉头鼠伏。自张良狙击之外,更无一人敢西向窥其锋者。陈胜出于戍卒,一旦奋发不顾,海内豪杰之士,乃始云合响应,并起而诛之。数月之间,一战失利,不幸陨命于御者之手,身虽已死。其所置遣侯王将相竟亡秦。项氏之起江东,亦矫称陈王之令而度江。秦之社稷为墟,谁之力也?且其称王之初,万事草创,能从陈馀之言,迎之孙鲋为博士,至尊为太师,所与谋议,皆非庸人崛起者可及,此其志岂小小者哉!汉高帝为之置守冢于砀,血食二百年乃绝。子云指以为乱,何邪?若乃杀吴广,诛故人,寡恩忘旧,无帝王之度,此其所以败也。

【注释】
①扬子:即杨雄(前53—18),一作“扬雄”,字子云,西汉蜀郡成都(今四川成都郫县友爱镇)人,汉族。西汉学者、辞赋家、语言学家。字子云。扬雄少时好学,博览多识,酷好辞赋。口吃,不善言谈,而好深思。家贫,不慕富贵。

【译文】
西汉扬雄的《法言》中说:“有人问陈胜、吴广是什么样的人,我的回答是:‘乱臣。’对方又说:‘但如果他们不首先起事,那么残暴的秦朝就不会灭亡。’我说:‘灭亡秦朝吗?恐怕秦朝未灭而他们自己就已经死了。’”隋朝的李轨认为:“陈胜和吴广在时机尚未成熟的情况下,轻举妄动,铤而走险,不但不能为人民带来幸福,相反却造成了沉重的灾难。”我的看法与扬雄、李轨有别。无道的秦朝残害天下,涂炭生灵,原来的齐、楚、燕、韩、赵、魏等六国也都是实力雄厚的大国,却接踵为暴秦所灭,难道这六国的人都没有孝子贤孙和家族传统吗?为什么都恭恭敬敬地拜伏在秦人的脚下呢?除了韩国的张良曾在博浪沙狙击过秦始皇之外,竟没有一个人敢于挑战泰王朝。陈胜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,微不足道的小戍卒,一旦奋不顾身地揭竿而起,天下的英雄豪杰才开始云集响应,共同伐秦。数月之间,因一战失利,陈胜不幸被车夫所杀。虽然死了,但是他所任命和派出的王侯将相却最终推翻了秦朝。项梁和在江东起兵后,也是假借陈王的命令渡过长江的。秦朝的残暴统治被推翻,这究竟是谁的功劳呢?难道不主要是陈胜、吴广的功劳吗?而且,陈胜称国之初,万事草创,忙得焦头烂额。却能听从陈馀的话,迎立孔子的后人为博士,以至尊奉他为太师,他们在一起所商议的事情,绝非平庸之辈崛起后所能想到和做到的,就凭这一点,难道不足以说明陈胜的志向之远大吗?汉高祖为他在砀县设置守冢户,使他享用祭祀达二百年才告断绝。扬雄指斥陈胜为乱臣,不知是何缘故?至于杀吴广,诛杀老朋友,寡恩少义,忘记旧情,缺乏帝王的度量,这才是陈胜之所以失败的真正原因。  

如需转载《容斋续笔·卷十五》请注明 → /guwen/article_13981.html

古诗词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