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诗词网

当前位置: > 古诗大全 > 送别古诗 > 正文
作者: 李白
颍阳别元丹丘之淮阳

吾将元夫子,异姓为天伦。
本无轩裳契,素以烟霞亲。
尝恨迫世网,铭意俱未伸。
松柏虽寒苦,羞逐桃李春。
悠悠市朝间,玉颜日缁磷。
所失重山岳,所得轻埃尘。
精魄渐芜秽,衰老相凭因。
我有锦囊诀,可以持君身。
当餐黄金药,去为紫阳宾。
万事难并立,百年犹崇晨。
别尔东南去,悠悠多悲辛。
前志庶不易,远途期所遵。
已矣归去来,白云飞天津。

翻译
  我把元夫子你啊,看成为异姓兄弟,天伦相恰。我本来就对官位爵禄没有兴趣,素来喜欢亲近烟霞风景。
  苦恨于世网人情的逼迫,铭心刻骨的意愿没有得到实现。
  松柏虽然寒苦,也羞以追逐桃李那样的艳春。
  市朝之间,岁月悠悠,青春玉颜已经衰老。
  所失去的东西重于山岳,所得到的轻于埃尘。
  精魄渐渐芜秽,衰老的体征竞相出现。
  我最近得到一个锦囊妙诀,可以使你保持青春。
  就是炼吃黄金药,可以成为仙人紫阳的宾客。
  万事难以尽得其好处,百年很快就会过去,要抓紧时间。
  与你分别以后,我将去东南方,思念你的心情悠悠多是悲辛。
  不要改变修道的夙愿,征途遥遥,贵在持之以恒。
  休矣,世事,我归去来兮,犹如洛阳的天津桥头白云飞飘。

如需转载《颍阳别元丹丘之淮阳》请注明 → /gushi/article_5401.html

古诗词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