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诗词网

当前位置: > 古诗大全 > 爱国古诗 > 正文
作者: 倾国倾城
朱门沉沉按歌舞,厩马肥死弓断弦。

和戎诏下十五年,将军不战空临边。
朱门沉沉按歌舞,厩马肥死弓断弦。
戍楼刁斗催落月,三十从军今白发。
笛里谁知壮士心,沙头空照征人骨。
中原干戈古亦闻,岂有逆胡传子孙!
遗民忍死望恢复,几处今宵垂泪痕。

赏析
  与金人议和的诏书已经下了十五年,将军不作战白白地来到边疆。
  深广、壮丽的贵族府里按着节拍演歌舞,马棚里的肥马默默死去、弓弦朽断。
  守望岗楼上报更的刁斗催月落,三十岁参军到如今已经白了发。
  从笛声里谁人知道壮士的心思。月亮白白地照射着出征将士的骨头。
  中原一带的战争古代也听说有,但哪有异族统治者能在中原传子传孙?
  沦陷的人民忍痛生存盼复国,今天晚上有多少地方的民众在流泪!


如需转载《朱门沉沉按歌舞,厩马肥死弓断弦。》请注明 → /gushi/article_105828.html

古诗词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