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> 国学资讯 > 诗词清话 > 正文

宋人绝句鉴赏之五

作者:admin来源:古诗词网时间:2016-01-06阅读:

登飞来峰 王安石

飞来峰上千寻塔,闻说鸡鸣见日升。
不畏浮云遮望眼,只缘身在最高层。

  王安石(1021年12月18日——1086年5月21日),字介甫,晚号半山,谥号“文”,世称王文公,自号临川先生。晚年封荆国公,世称临川先生又称王荆公,江西临川盐阜岭(今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邓家巷)人,中国杰出的政治改革家、文学家和思想家。宋仁宗庆历二年(1042)中第四名进士,先后任签书淮南东路(治所在今江苏扬州)节度判官公事、鄞县(今浙江宁波鄞州区)知县。舒州(州治在今安徽潜山县城)通判、江南东路(在今江浙一带)刑狱。治平四年(1067)神宗即位初,诏安石知江宁府,旋召为翰林学士。熙宁二年(1069)提为参知政事,从熙宁三年起,两度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推行新法。熙宁九年罢相后隐居,病逝于江宁(今江苏南京)钟山。王安石以“天变不足畏,祖宗不足法,人言不足恤”的大无畏精神推动改革,力图革除北宋存在的积弊,推行一系列措施富国强兵,是中国十一世纪伟大的改革家。

  王安石在文学上具有突出成就,是唐宋八大家之一。一生对歌创作用力甚勤,现存诗约1600首。杨蟠说他“于诗尤极其工,虽婴以万务,而未尝忘之”(见毋逢辰大德本序引)。其诗“学杜得其瘦硬”,擅长于说理与修辞,善于用典故,风格遒劲有力,警辟精绝,也有情韵深婉的作品。其代表作有《河北民》、《白沟行》《登飞来峰》、《泊船瓜洲》、《梅花》、《明妃曲二首》、《书湖阴先生壁》、《商鞅》、《元日、《北山》、《葛溪驿》、《示长安君》、《金陵怀古四首》《郊行》等。

  王安石散文主张“以实用为本”,“务为有补于世”(《上人书》)强调文章的现实功能和社会效果,其政论文直接为变法服务,有强烈的现实针对性,如长达万言的《上仁宗皇帝言事》以及《本朝百年无事札子》等,体现出犀利透辟、反复剖白、深中肯棨等特色。其书札文,议政论学居多,长于说理而感情色彩不浓,如著名的《答司马谏议书》、《答曾子固书》。但其哀祭文则与之相反,感情浓郁、真挚、深沉,如《祭欧阳文忠公文》、《祭王回深甫文》等。姚鼐曾说祭悼之文“后世唯退之(韩愈字)介甫而已”(《古文辞类纂·序目》)。其记叙体散文不多,但立意深远,卓有度识,不专主叙事,而在于借题发挥,因事明理,如《游褒禅山记》、《伤仲永》等。

  王安石虽不以词名家,但其“作品瘦削雅素,一洗五代旧习”(刘熙载《艺概·词曲概》)。其代表作有《桂枝香·金陵怀古》、《浣溪沙》、《南乡子》、《渔家傲》、《菩萨蛮》、《千秋岁引》等。其《桂枝香·金陵怀古》一词,通过描写金陵(今江苏南京市)壮景及怀古,揭露六朝统治阶级“繁华兢逐”的腐朽生活,豪纵沉郁,被赞为咏古绝唱。它同范仲淹的《渔家傲》“塞下秋来风景异”一词,开了苏东坡豪放的先声,给后来词坛以良好的影响。

  总的来说,无论诗、文、词都有杰出的成就。北宋中期开展的诗文革新运动,在他手里得到了有力推动,对扫除宋初风靡一时的浮华余风作出了贡献。但是,王安石的文学主张,过于强调“实用”,对艺术形式的作用往往估计不足。他的不少诗文,又常常表现得议论说理成分过重,瘦硬而缺少形象性和韵味,如著名散文《游褒禅山记》亦如此。还有一些诗篇,论禅说佛理,晦涩干枯,但也不失大家风范。著有《临川先生文集》,现有《王临川集》、《临川集拾遗》等。

20160101_001

  古人有一些登览诗,它的主旨并不在登览的本身,而在于从中领悟出某种人生哲理。唐代诗人王之涣的《登鹳雀楼》和宋代诗人王安石的《登飞来峰》都属此类。只不过《登鹳雀楼》意在说明只有登高才能望远,所以要继续登攀;《登飞来峰》则说已站到了最高处,故能高赡远瞩,无所遮碍,重在表现胸襟和气度。

  飞来峰,又叫灵鹫峰,在今杭州西湖灵隐山东南。宋仁宗皇祐二年(1050)诗人在鄞县(今浙江宁波)任满返回故乡江西临川,途经杭州在登临中写下此诗。诗的首句点题:“飞来峰上千寻塔”,先交待登临之地点一一飞来峰和峰上的千寻塔。古代八尺为一寻,千寻,极言其高,这也是为下面的极目远眺和抒发感慨作好铺垫。按登览诗的常规作法,下面就应描绘登临中所见了。王之涣的《登鹳雀楼》: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”,就是如实地描绘登临者东西瞻望所见之实景。唐代另一首著名的登楼诗一一岑参的《与高适、薛据同登慈恩寺浮图》也是如此;“下窥指高鸟,俯听若惊风”一一写俯视时所见所闻,“连山若波涛,奔凑似朝东”一一写极目远眺;“青松夹道驰,宫观何玲珑”一一写注目细看。而王安石的《登飞来峰》却一反常规,他不但不去描绘登临时的所见所闻,相反却去描绘一个登临中没有实见的传闻:“闻说鸡鸣见日升”。作者为什么要特意选择自己并未见过的这一景致呢?我想可能与诗人当时的年龄、理想、抱负有关,诗人当时只有三十岁,胸怀大志,朝气蓬勃。他从青年时代起就有“矫世变俗之志”(《宋史.王安石传》),在任鄞县令时又多有作为,很受朝廷赏识,鄞县任满不到半年即提为舒州通判。此时正是诗人踌躇满志、风帆正满之时,所以唯有那光芒四射的朝阳可以用来作为自己的精神寄托。这就象李商隐的名句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,柳永的名调“霜风凄紧,关河冷落、残照当楼”一样,都是他们各自的处境、心绪和精神状态的体现。当然,诗人在此也是巧妙地化用了前人诗句。传说泰山日观峰是“鸡初鸣时见日出”,孟浩然的《天台诗》也云“鸡鸣见日出”。宋人喜欢以才学为诗,但象王安石这样融前人语如己出还是不多见的,这也是王安石绝句的一个重要特色。

  以上两句是叙登临之事,描传闻之景。下面两句则是在此基础上的议论,只不过它仍然是采用描景的形式。“浮云”,喻谗邪小人;“遮望眼”,指谗邪避明。汉陆贾《新语·慎微篇》云:“故邪臣蔽贤,犹浮云之障日”。在王安石之前的一些诗人,也常在诗中对这种恶势力托物讽喻,但调子均比较低沉,如李白的《登金陵凤凰台》:“总为浮云能遮日,长安不见使人愁”;柳宗元的《柳州城楼》:“惊风乱贴芙蓉水,密雨斜侵薜荔墙”。惟有王安石在诗中豪迈地回答:“不畏”!这“不畏”二字,把诗人勇往直前、无所畏惧的勇气和胆识表现得淋漓尽致!诗人在执政后给神宗皇帝所上的奏章中曾提出有名的“三不足”:天变不足畏,祖宗不足法,人言不足恤。而且不管旧党怎样反对,他始终不屈不挠地推行新法,看来,这种精神在他早年的《登飞来峰》一诗中即已露出端倪。那末,诗人又何能“不畏”呢?回答是“只缘身在最高层”。这又是个双关句。从表面上看是说他站在千寻塔上,浮云在其下,故能极目远眺,不为所遮,实际上是说他在政治上能高瞻远瞩,认清潮流所向,实质所在,因而不致被一些表面现象所迷惑,为一些小人的干扰而罢休。这首诗看似描景咏物,实则是在揭示一个人生哲理,是一首哲理意味很浓的登临诗。据南宋李壁《王荆公诗文笺注》所称,飞来峰上起初根本没有塔,后来虽有座小塔,所见也不远。可见这首诗意在阐发上述人生哲理,并不在于观赏风光,描摹景物。诗中的这些景物是诗人着意选取出来为上述主题服务的。它们或是传闻,或干脆就是诗人的想象,并不一定是真实存在着的客观事物。今日的宋塔在飞来峰下而不是飞来峰上,亦可作为侧证。

20160101_005

杭州灵隐寺侧飞来峰和飞来峰下今日宋塔

山西人事考试网http://www.shanxks.com
本文来源于古诗词网www.28non.com),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:
《宋人绝句鉴赏之五》 → http://www.28non.com/guoxue/shici/995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