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古籍全录 > 集库 > 小说 > 镜花缘 > 正文

第七十七回 斗百草全除旧套 对群花别出新裁

作者:李汝珍

话说青钿跟了紫芝一同来到白蒁亭,宝云道:“今日紫芝妹妹替我各处照应,令人实在不安。但除两次所说七十三位之外,其余众姐妹共分几处,你都见么?”

紫芝道:“适才妹子都已去过。那讲六壬课的是再芳、芸芝二位姐姐;垂钓的是闺臣、秀春、沉鱼、星辉、骊珠五位姐姐状元筹是幽探、庆覃、瑞征、兰芝四位姐姐;斗草是淑媛、芳春、耕烟、全贞、华芝、春辉、浦珠、宝钿八位姐姐;谈算法是良箴、熙春、瑶钗、秋辉、妩儿、青钿六位姐姐:共二十五位姐姐。”

青钿道:“宝云姐姐唤我有何话说?”紫芝道:“宝云姐姐请你非为别事,要告诉妹妹这个尔道你可输了。题花姐姐把烟壶、镯子都给我罢!”题花把笔放下对著众人道:

“刚才被紫姑奶奶一把扇子闹出无数扇子,今日我们八个写的,六个画的,连老嬷丫环扇子凑起来,足足可开一个扇子店。”紫芝道:“姐姐!烟壶、镯子呢?”题花道:

“幸而还是绝精扇面,易于著色;若是丑的,画上颜色,再也搨不开,那才坑死人哩。”

紫芝逍:“我问你烟壶、镯子怎么不理我?”题花道:“人说‘洛阳纸贵’,准知今日闹到‘长安扇贵’。此时画的手也酸了,眼也花了,我要……”话未说完,被紫芝伸进手去,在肋肢上一阵乱摸。题花笑的气也喘不过来道:“快放手!我怕痒!我给你!”

紫芝把手退出道:“你快给我!不然我还乱摸,看你可受得!”

青钿道:“姐姐且慢给他。我听他说过前后五十人,至当中五十人还未听见哩。”

题花从扇子底下拿出一张单子道:“刚才妹子已将各处众姐妹向丫环陆续查明,开了一个清单。姐姐拿去教紫芝妹妹从头再说一遍,如与单子一样,只怕姐姐就要输了。”青钿接过单子,紫芝又把某处某人从头至尾说了一遍。青钿道:“姐姐说的固然不错。但我们是一百人,今只九十八位,这是何意?”紫芝道:“我同宝云姐姐凑上,难道不是一百么?题花姐姐不必替他耽搁,这半日我的心血也用尽了。”题花把壶儿镯子放在桌上。

紫芝连道“多谢”,拿著来到百花圃。众人都埋怨道:“你骗我们坐在这里,却去了这半日,必定有个缘故。”紫芝把赌东话说了。蒋春辉道:“原来为这小事。刚才芳春姐姐同你‘当归一名文无,可准借用’的话,你还未回他哩。”紫芝道:“即如铃儿草原名沙参,鼓子花本名旋花,何尝不是借用。又如所载‘雅舅影、鼠姑心’,鸦舅即药中乌臼,鼠姑即花中牡丹。余如合欢蠲忿、萱草忘优之类,不能枚举。只要见之于书,就可用得,何必定要俗名。”陈淑媛道:“据姐姐所言,自然近世书籍也可用了?”

紫芝道:“只要有趣,那里管他前朝后代,若把唐朝以后故典用出来,也算他未卜先知。”

登时摆了笔砚。紫芝道:“其实可以无须笔砚。”董宝钿道:“设或遇著新奇的,记下也好。就请妹妹先出罢。”紫芝四处一望,只见墙角长春盛开,因指著道:“头一个要取吉利,我出‘长春’。”窦耕烟道:“这个名字竟生在一母,天然是个双声,倒也有趣。”掌浦珠道:“这两字看著虽易,其实难对。”众人都低头细想。陈淑媛道:

“我对‘半夏’,可用得?”春辉道:“‘长春’对‘半夏’,字字工稳,竟是绝对。

妹子就用长春别名,出个‘金盏草’。”邺芳春遥指北面墙角道:“我对‘玉簪花’。”

窦耕烟指著外面道:“那边高高一株,满树红花,叶似碧萝,想是‘观音柳’……”邺芳春指著一株盆景道:“我对‘罗汉松。’”春辉道:“以‘罗汉’对‘观音’,以‘松’对‘柳’,又是一个好对。”

只见弹琴的由秀英……七人,下围棋的燕紫琼……四人,写扇子的林书香……八人,画扇子的祝题花……六人,打马吊的师兰言……七人,打双陆的洛红蕖……六人,讲六壬的花再芳……二人,打花湖的廉锦枫……人人,都因坐久,宝云陪著闲步。见他们议论纷纷,都进来坐了。秀英问其所以,华芝把斗草翻新之意说了。林书香道:“这倒有趣。不知对了几个?”掌浦珠把长春、观音柳说了,众人无不称妙。

宝钿道:“紫芝妹妹才说‘鼓子花’原名‘旋花’……”素云即接著道:“去岁家父从雅州移来一种异草,见人歌则舞,名唤‘舞草’。钟绣田道:“这个对的好,我出‘续断’。”瑶芝道:“这二字只怕难对。”谭蕙芳道:“我对‘连翘’。”宰银蟾道:

“这又是绝对。妹子就出续断的别名‘接骨’。”紫芝把毕全贞脊背一拍,道:“我对‘扶筋’。”红珠道:“狗脊一名‘扶筋’,全贞姐姐被他骂了。”张凤雏道:“凤仙一名‘菊婢’。”谢文锦道:“桃枭一名‘桃奴’。”褚月芳道:“我出‘蝴蝶花’。”

姚芷馨道:“我对‘蜜蜂草’。”紫芝道:“这个只怕杜撰了。”耕烟道:“姐姐刚才说过:‘只要见之于书就可用得’。‘铃信草’既是沙参别名,他这‘蜜蜂草’就不是香薷的别名么。”邵红英道:“我才想了‘木贼草’三字,因其别致,意欲请教,但紫芝姐姐莫要说我贼头贼脑才好哩。”紫芝道:“果真姐姐这个‘贼’想的有趣!”红英道:“不是又骂么!”廉锦枫道:“我对‘水仙花’。”祝题花道:“以‘仙’对‘贼’,以五行对五行,又是好对,妹子把‘草’字去了,就出‘木贼’。”若花道:“牡丹一名‘花王’。”春辉道:“这可列入超等了。”易紫菱道:“妹子出玫瑰别名‘离娘草’。”

秀英道:“我对个兰花别名‘待女花’。”尹红英道:“我出‘猴姜’。”蔡兰芳道:

“我对‘马韭’。”玉芝道:“骨碎补一名‘猴姜’,那是人所共知的;这‘马韭’二字有何出处?”兰芳道:“陶宏景《名医别录》,麦门冬一名‘马韭’,因其叶如韭,故以为名。”琼芝道:“姐姐既看过此书,大约李勣所修《本草》自然也看过了,我出‘灯笼草’。”白丽娟道:“这是国朝《本草》酸浆别名,双叫‘红姑娘’。”亭亭道:

“我对钩吻的别名‘火把花’。”众人齐声喝彩。宰玉蟾道:“我出‘慈姑花’。”戴琼英道:“我对黄芩别名‘妒妇草’。”田舜英道:“我出‘钩藤’。”印巧文道:

“茜草一名‘翦草’。”素云道:“以‘翦’对‘钩’,又是巧对。”章兰英道:“我出‘金雀花’。”阳墨香道:“我对淡竹叶的别名‘竹鸡草’。”洛红蕖道:“我出‘千岁虆’。”钱玉英道:“我对‘万年藤’。”芸芝道:“这个对的字字雪亮,与‘灯笼草’都是一样体格。”

只见投壶的林婉如……八人,打秋千的薛蘅香……六人,下象棋的秦小春……六人,打十湖的余丽蓉……四人,掷围筹的史幽探……四人,都走过来,众人让坐。问了详细,都道有趣。紫芝道:“幸亏昨日舅舅又添了几百张椅子,若不早为预备,今日被诸位姐姐这边聚聚,那里坐坐,只好抬了椅子跟著跑了。”

婉如道:“俺先发发利市,出个‘金星草’。”姜丽楼道:“梨花一名‘玉雨花’。”

锦云道:“以‘玉’对‘金’,以‘雨’对‘星’,无一不稳。”秦小春把崔小莺袖子一拉,道:“我出‘牵牛’。”崔小莺两手向小春一扬,道:“我对丹参的别名‘逐马’。”

紫芝道:“你对‘逐马’,我对‘夺车’。”引的众人好笑。花再芳道:“妹子因小春姐姐‘牵牛’二字,忽然想起他的别名。我出‘黑丑’。”紫芝道:“好端端为何要出丑?”素云道:“这个‘丑’字暗藏地支之名,却不易对。”燕紫琼道:“茶有‘红丁’之名。”众人一齐叫绝。田凤翾道:“茶是紫琼姐姐府上出产,自然有此好对。”邹婉春道:“桂州向产一草,名唤‘倚待草’。”枝兰音道:“玫瑰一名‘徘徊花’。”兰芝道:“‘倚待’对‘徘徊’,这是天生绝对。”施艳春道:“我出‘苍耳子’。”吕瑞蓂道:“我对‘白头翁’。”米兰芬道:“敝处蔷薇向有别种,其花与月应圆缺,名叫‘月桂’,此花不独我们智佳最多,闻得天朝也有此种。”闵兰荪道:“温台山出有催生草,名唤‘凤兰’,以此为对。”紫芝道:“请教‘催生’二字怎讲?”兰荪满面通红道:“你说甚么!”蒋丽辉道:“兰荪姐姐莫说闲话,请教兔丝是何别名?”兰荪想一想道:“记得兔丝又名‘火焰草’。”薛蘅香道:“我对‘金灯花’。”众人一齐叫好。柳瑞春道:“三春柳一名‘人柳’。”董翠钿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对‘佛桑’。”

紫芝道:“他又结巴了。”郦锦春道:“苜蓿一名‘莲枝草’。”魏紫樱道:“我对袁宝儿所持的。”众人听了,一齐称妙。掌乘珠道:“袁宝儿所持的虽叫‘合蒂花’,但原名却叫‘迎辇花’。”周庆草道:“我对连翘的别名‘摇车草’。”紫芝摇头道:

“这个对的无趣。”吕祥蓂道:“我出地榆别名‘玉鼓’。”余丽蓉道:“五加一名‘金盐’,以此为对。”蒋素辉道:“小莺姐姐言丹参一名‘逐马’,但除‘逐马’之外,可另有别名?”潘丽春道:“还有‘奔马草’。”董珠钿道:“隔虎刺一名‘伏牛花’。”哀萃芳道:“三奈一名‘山辣’。”蒋月辉道:“泽兰又叫‘水香’。”

只听外面有人赞道:“这个可以算得绝对。原来你们瞒著我们却在此地做这韵事。

那个骗我镯子的可在这里?”众人看时,原来是讲算法的董青钿……六人,品萧的苏亚兰……五人,垂钓的唐闺臣……五人,都进来,让了坐。青钿向紫芝道:“我那镯子通身尽翠,百十副还挑不出一副,最是难得的,姐姐如留自戴就罢了,设或赏绘女档子,我可不依的。”紫芝道:“妹妹何不早说!”玉芝道:“刚才我见紫芝姐姐将镯子交给丫环,命人送给宝儿、贝儿,果然被你猜著。”青钿道:“把这好东西赏给他们怪可惜的,我明日给他二百银子务要赎回来。”宝云道:“紫芝妹姐替我照应,既得了彩头,还该有始有终,这里挤的满满的,不知还有几位在别处,何不替我邀来都在一处顽顽哩?”

紫芝道:“此时除了你我,恰恰九十八位都在这里,教我何处再去邀人?”

闺臣道:“今日把这斗草改做偶花,一对一对替他配起来,却也有趣。刚才我们只听山辣对水香,可谓工稳新奇之至。不知还有甚么佳对?”春辉道:“这里有个单子,姐姐一看便知。”闺臣接过,众人围著观看,莫不称赞。董花钿道:“‘慈姑花’对‘妒妇草’,虽是绝对,但‘慈姑’二字,往往人都写作草头‘茈菰’,今用这个慈姑,自然也有出处?”宰玉蟾道:“按各家《本草》言,慈姑一根,岁生十二子,闰月则生十三,如慈姑之乳诸子,故以为名。大约有草头、无草头皆可用得。”

国瑞征道:“我出莕菜别名‘水镜草’。”廖熙春道:“我对‘金钱花’。”叶琼芳道:“我出‘金丝草’。”掌骊珠道:“我对‘锦带花’。”绿云道:“请教姐姐:

金丝草原名叫做甚么?”琼芳正要回答:“紫芝把闵兰荪左耳一指,又把花再芳右耳一指,道:“他就叫做这个。”引的众人好笑。兰荪、再芳暗暗请教吕尧蓂,才知叫做“狗耳草”二人听了,气的正要发挥,只听绿云道:“我对‘鸡冠花’。”陶秀春道:

“我出‘龙须柏’。”蒋秋辉道:“我对‘凤尾松’。”芳芝道:“秋辉姐姐如此敏捷,可知知母又名甚么:”言锦心道:“知母又名‘儿草’。姐姐可知菊花别名么?”司徒妩儿道:“菊花又名‘女花’。”纪沉鱼道:“‘儿草’、‘女花’,真是天生绝对。”

左融春道:“水仙一名‘雅蒜’。”红红即接著道:“蔟葰一名‘廉姜’。”紫云拍手道:“这个真可上得‘无双谱’了!”掌浦珠道:“景天一名‘据火’。”缁瑶钗道:

“白英又号‘排风’。”枝兰音道:“芍药有‘花相’之名。”阴若花笑道:“梓树有‘木王’之号。”邺芳春道:“常山原名‘互草’。”香云笑道:“首乌又唤‘交藤’。”

玉芝道:“我看这个光景倒象要做赋了。”只见丫环捧上茶来。玉芝道:“我就出‘茶花’。”陈淑媛道:“椰名酒树,我对‘酒树’。”众人道:“这又是绝对。”花再芳道:“紫芝姐姐!我出一个你对:甘遂一名‘鬼丑’。我因姐姐比鬼还丑,所以出给你对。”紫芝道:“姐姐才出黑丑.此时又出鬼丑,原来姐姐却喜出丑。我倒想个对你一对。”因忖一忖道:“妹子记得疏麻一名神麻,我对‘神麻’。”花再芳道:“你见那位神的面上有麻子?”紫芝道:“你见那个鬼的脸上生得丑?”田舜英道:“马齿苋一名‘五行草’。”宋良箴道:“柳穿鱼一名‘二至花’。”闵兰荪道:“我出‘独活’。”

紫芝道:“一人活著有甚趣味?”颜紫绡道:“玉兰一名‘丛生’。”柳瑞春道:“我出‘三春柳’。”春辉道:“‘三春’二字却不易对。”师兰言道:“我对‘九节兰’。”

锦云道:“‘九节’对‘三春’,可谓巧极。”闺臣道:“我出‘仙人掌’。”紫芝用手朝花再芳头上一指,道:“我对‘夜叉头’。”再芳道:“紫芝姐姐杜撰,这是要罚的。”紫芝道:“此对或者平仄不调;若说杜撰,姐姐问牛蒡子就明白了。”春辉道:

“若不论平仄,诸如青葙一名‘昆仑草’,瑞香一名‘蓬莱花’;地黄前唤作‘婆婆奶’,赤雹儿叫作‘公公须’;都可为对子。这个对子,若论等第,要算倒数第一。”紫芝道:

“你把妹子取在后头,我会移到前面去。”蒋丽辉道:“地锦一名‘马蚊草’,请教一对。”瑶芝道:“这个名字,又是兽,又是虫,倒也别致。”紫芝用手向毕全贞身上一扑,道:“我对蜡梅的别名。”吕瑞蓂笑道:“藕一名雨草,我出‘雨草’。”毕全贞道:“蜡梅是何别名,妹子还未问明,姐姐就出雨草么。”题花笑道:“蜡梅一名‘狗蝇花’。”苏亚兰道:“我对络石草别名‘云花’。”吕尧蓂道:“梨一名‘蜜父’。”

闵兰荪道:“我对枇把别名‘蜡儿’。”紫芝道:“共总两个字,再将上一字平仄不调,有何趣味。这个同我‘夜叉头’一样,都是四等货。并且观音柳、罗汉松,五行草、二至花,都是上一字平仄不调,也不能列之高等。”

史幽探道:“日已向西,再对几个,主人好赐饭了。”宝云随即分付丫环预备。

井尧春把案上所摆‘木瓜’拿了一个,道:“我就出这个。”蒋星辉道:“这个易对的,何必出他。”青钿道:“姐姐看著容易,只怕难哩。”众人想了,都对不出。星辉道:“我对‘银杏’。”青钿道:“瓜是总名,杏字如何对得。”潘丽春道:“我对无漏子别名‘金果’。”玉芝道:“你才对丹参别名,此刻又是无漏子别名,《本草》都是透熟,无怪医道高明了。”锦云道:“这个只是绝对。”印巧文道:“菠菜一名‘鹦鹉菜’。”彩云道:“忍冬一名‘鹭鸶藤’。”林书香道:“医书误以牡蒙认作紫参,其实牡蒙乃‘王孙草’。”若花道:“我对菊花别名何如?”春辉鼓掌道:“‘帝女花’对‘子孙草’,又是天生绝唱。”

史幽探立起道:“我们外面走走罢。”大家于是一齐起身。

未知如何,下回分解。

如需转载《第七十七回 斗百草全除旧套 对群花别出新裁》请注明 →  /guji/article_3837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