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> 古代典籍 > 启蒙教育 > 颜氏家训 > 正文

颜氏家训·音辞第十八

作者:未知来源:古诗词网时间:2015-05-09阅读:


  夫九州之人,言语不同,生民已来,固常然矣。自《春秋》标齐言之传,《离骚》目《楚词》之经,此盖其较明之初也。后有扬雄著《方言》,其言大备。

  然皆考名物之同异,不显声读之是非也。逮郑玄注《六经》,高诱解《吕览》、 《淮南》,许慎造《说文》,刘熹制《释名》,始有譬况假借以证音字耳。而古语与今殊别,其间轻重清浊,犹未可晓;加以内言外言,急言徐言、读若之类, 益使人疑。孙叔言创《尔雅音义》,是汉末人独知反语。至于魏世,此事大行。

  高贵乡公不解反语,以为怪异。自兹厥后,音韵锋出,各有土风,递相非笑,指 马之谕,未知孰是。共以帝王都邑,参校方俗,考核古今,为之折衷。搉而量之,独金陵与洛下耳。南方水土和柔,其音清举而切诣,失在浮浅,其辞多鄙俗。

  北方山川深厚,其音沈浊而鈋钝,得其质直,其辞多古语。然冠冕君子,南方 为优;闾里小人,北方为愈。易服而与之谈,南方士庶,数言可辩;隔垣而听其语,北方朝野,终日难分。而南染吴、越,北杂夷虏,皆有深弊,不可具论。其 谬失轻微者,则南人以钱为涎,以石为射,以贱为羡,以是为舐;北人以庶为戍,以如为儒,以紫为姊,以洽为狎。如此之例,两失甚多。至邺已来,唯见崔子约、 崔瞻叔侄,李祖仁、李蔚兄弟,颇事言词,少为切正。李季节著《音韵决疑》,时有错失;阳休之造《切韵》,殊为疏野。吾家儿女,虽在孩稚,便渐督正之; 一言讹替,以为己罪矣。云为品物,未考书记者,不敢辄名,汝曹所知也。

  古今言语,时俗不同;著述之人,楚、夏各异。《苍颉训诂》,反稗为逋卖, 反娃为于乖;《战国策》音刎为免,《穆天子传》音谏为间;《说文》音戛为棘,读皿为猛;《字林》音看为口甘反,音伸为辛;《韵集》以成、仍、宏、登合成 两韵,为、奇、益、石分作四章;李登《声类》以系音羿,刘昌宗《周官音》读乘若承:此例甚广,必须考校。前世反语,又多不切,徐仙民《毛音》反骤为 在遘,《左传音》切椽为徒缘,不可依信,亦为众矣。今之学士,语亦不正;古独何人,必应随其讹僻乎?《通谷文》曰:“入室求曰搜。”反为兄侯。然则兄 当音所荣反。今北俗通行此音,亦古语之不可用者。玙璠,鲁人宝玉,当音馀烦,江南皆音藩屏之藩。岐山当音为奇,江南皆呼为神祇之祇。江陵陷没,此音被于 关中,不知二者何所承案。以吾浅学,未之前闻也。

  北人之音,多以举、莒为矩;唯李季节云:“齐桓公与管仲于台上谋伐莒,东郭牙望见桓公口开而不闭,故知所言者莒也。然则莒、矩必不同呼。”此为知音矣。

  夫物体自有精粗,精粗谓之好恶;人心有所去取,去取谓之好恶。此音见于葛洪、徐邈。而河北学士读《尚书》云好生恶杀。是为一论物体,一就人情,殊不通矣。

  甫者,男子之美称,古书多假借为父字;北人遂无一人呼为甫者,亦所未喻。

  唯管仲、范增之号,须依字读耳。

  案:诸字书,焉者鸟名,或云语词,皆音于愆反。自葛洪《要用字苑》分焉 字音训:若训何训安,当音于愆反,“于焉逍遥”,“于焉嘉客”,“焉用佞”,“焉得仁”之类是也;若送句及助词,当音矣愆反,“故称龙焉”,“故称血焉”, “有民人焉”,“有社稷焉”,“托始焉尔”,“晋、郑焉依”之类是也。江南至今行此分别,昭然易晓;而河北混同一音,虽依古读,不可行于今也。

  邪者,未定之词。《左传》曰:“不知天之弃鲁邪?抑鲁君有罪于鬼神邪?” 《庄子》云:“天邪地邪?”《汉书》云:“是邪非邪?”之类是也。而北人即呼为也,亦为误矣。难者曰:“《系辞》云:‘乾坤,易之门户邪?’此又为未 定辞乎?”答曰:“何为不尔!上先标问,下方列德以折之耳。”江南学士读《左传》,口相传述,自为凡例,军自败曰败,打破人军曰败。
本文来源于古诗词网www.28non.com),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:
《颜氏家训·音辞第十八》 → http://www.28non.com/gudaidianji/8703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