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> 古代典籍 > 诸子百家 > 韩非子 > 正文

韩非子 第五十二 人主

作者:未知来源:古诗词网时间:2015-05-09阅读:

人主之所以身危国亡者,大臣太贵,左右太威也。所谓贵者,无法而擅行,操国柄而便私者也。所谓威者,擅权势而轻重者也。此二者,不可不察也。夫马之所 以能任重引车致远道者,以筋力也。万乘之主、千乘之君所以制天下而征诸侯者,以其威势也。威势者,人主之筋力也。今大臣得威,左右擅势,是人主失力,人主 失力而能有国者,千无一人。虎豹之所以能胜人执百兽者,以其爪牙也,当使虎豹失其爪牙,则人必制之矣。今势重者,人主之爪牙也,君人而失其爪牙,虎豹之类 也。宋君失其爪牙於子罕,简公失其爪牙於田常,而不蚤夺之,故身死国亡。今无术之主,皆明知宋、简之过也,而不悟其失,不察其事类者也。

  且法术之士与当途之臣,不相容也。何以明之?主有术士,则大臣不得制断,近习不敢卖重,大臣左右权势息,则人主之道明矣。今则不然,其当途之臣得势擅 事以环其私,左右近习朋党比周以制疏远,则法术之士奚时得进用,人主奚时得论裁?故有术不必用,而势不两立,法术之士焉得无危?故君人者非能退大臣之议, 而背左右之讼,独合乎道言也;则法术之士安能蒙死亡之危而进说乎?此世之所以不治也。明主者,推功而爵禄,称能而官事,所举者必有贤,所用者必有能,贤能 之士进,则私门之请止矣。夫有功者受重禄,有能者处大官,则私剑之士安得无离於私勇而疾距敌,游宦之士焉得无挠於私门而务於清洁矣?此所以聚贤能之士,而 散私门之属也。

  今近习者不必智,人主之於人也或有所知而听之,入因与近习论其言,听近习而不计其智,是与愚论智也。其当途者不必贤,人主之於人或有所贤而礼之,入因 与当途者论其行,听其言而不用贤,是与不肖论贤也。故智者决策於愚人,贤士程行於不肖,则贤智之士奚时得用,而人主之明塞矣。昔关龙逢说桀而伤其四肢,王 子比干谏纣而剖其心,子胥忠直夫差而诛於属镂。此三子者,为人臣非不忠,而说非不当也。然不免於死亡之患者,主不察贤智之言,而蔽於愚不肖之患也。

  今人主非肯用法术之士,听愚不肖之臣,则贤智之士孰敢当三子之危而进其智能者乎?此世之所以乱也。
    本文来源于古诗词网www.28non.com),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:
    《韩非子 第五十二 人主》 → http://www.28non.com/gudaidianji/86636.html